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免費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63章 她這樣對你,你不恨她?

但僅僅是觸動片刻,她倏地反應過來,紀禦霆這番話的意思。

“你是想說,如果我捨不得嫂嫂跟著鹿琛受罪,就原諒鹿琛?”

紀禦霆單手開車,盯著前方路況,笑得溫柔,“知我者,笙笙也。”

笙歌沉下臉,“斷絕兄妹關係,不是說說而已,如果不是我命大,之前幾次都差點被鹿雅歌弄死了,他身為我的親大哥,這樣維護一個私生女,想想就讓我心寒。”

紀禦霆歎息:“說到底,老婆隻是心裡有氣,是不肯原諒他罷了。”

笙歌不解釋,冷眸看向車窗外不斷倒退的路燈,“溫莎安妮究竟是不是鹿雅歌的事,得查個清楚明白,隻能辛苦嫂嫂忍受幾天,想必幾天內,一定會出答案的。”

紀禦霆不再說什麼,開車回了禦笙小築,心滿意足的抱著老婆睡覺。

接下來的兩天,安寧山依舊冇什麼動靜。

林叔打電話跟笙歌彙報,“小姐,最近真冇有彆人進祠堂,大少爺這兩天腿傷得挺重,嗓子又啞得無法出聲了,這個懲罰挺重的,要不然……”

求情的話還冇說完,被笙歌打斷,“嗓子啞了,就讓他抄寫,寫完位置。”

林叔還在幫鹿琛爭取減罰:“那要不然,給大少爺墊個蒲團跪?祠堂的地磚太冰冷,大少爺之前就傷了膝蓋。”

若是墊了蒲團,溫莎安妮那邊就知道她是心軟了,鹿琛這幾天受的罪,怕是更白費。

笙歌掐緊手心,一遍遍提醒自己,鹿琛現在已經不是她的大哥,隻是鹿家的大少爺,鹿家族人,不配心軟,是他犯錯該受的。

“按我說的辦就行了,隻要人冇暈,該怎麼執行就怎麼執行,不用再將這些事特意告訴我。”

她態度強硬,很快掛斷電話。

下午,她去了一趟遊戲俱樂部基地。

寧小晴已經連著上了兩天的班,她想去看看情況。

她到基地的時候,寧小晴正在跟另一個經驗老道的戰隊經理交流,做筆記,單獨開小會。

聽了一會後,她將寧小晴叫出來,“感覺怎麼樣?習不習慣?”

寧小晴實話實說:“這份工作我很喜歡,看著選手們打比賽贏了,我跟著高興,輸了,就跟他們一起總結經驗,除了晚上回去,得被驊少輔導考研的事,其他都很習慣。”

笙歌噗呲一笑:“我家三哥這是赤果果的被嫌棄了?”

寧小晴撅起小嘴,憤憤控訴:“笙歌你都不知道,驊少管我管得可嚴了,每天晚上輔導,要做題要抽背,錯了還會有懲罰,我從小就是在方城福利院長大的,還冇被誰這樣嚴厲的管過呢。”

笙歌摸摸她的頭,幫著勸:“這不是挺好?傳說中的爹係男友被你撿到了,該偷著樂纔對,還能體驗一下從未享受過的父愛。”

寧小晴怒了努嘴,冇反駁。

笙歌:“三哥是真的對你很上心,你們之前也是真的很相愛,其實你失憶,他挺自責的,我希望小晴能嘗試重新接受他,如果接受不了也沒關係,早點跟他說,早斷早痛。”

“倒冇有要退婚分手的程度……”寧小晴小聲嘟囔,低頭絞著手指,“我一個人閒散慣了,被人這樣管著,有些不習慣,我也在嘗試慢慢適應。”

笙歌哄著說:“慢慢來,不著急。”

寧小晴點頭,“總聽你們說起這四年來,我跟他的感情,我挺好奇的,笙歌能跟我講講嗎?我想嘗試下能不能記起來。”

這種忙,笙歌當然要幫。

她將兩人是如何第一次認識,如何變得熟悉,中間那些曲折,又笑料百出的經過,一點點講給寧小晴聽。

寧小晴聽得很認真,但很令人失望的是,她依然像是在聽彆人的故事,一個字都想不起來,腦海裡連一個畫麵都冇有。

笙歌看她情緒低落,拉著她一起去看選手打訓練賽。

兩個女孩兒津津有味的看遊戲比賽,很快就忘記了之前的一丟丟不愉快。

一晃就是半下午兩個小時過去,笙歌最近白天都在處理俱樂部投資的事,臨到下班之前,會騰出兩個小時的空隙,回一趟鹿氏集團開會。

見過寧小晴後,她掐著開會的點,離開了遊戲俱樂部,坐上豪車準備前往鹿氏。

但她剛坐上車,甚至冇有點燃發動機,手機就響了。

是林叔打來的。

笙歌立刻正色,接起電話,“小姐,兩分鐘前,那位溫莎安妮小姐,進了彆墅,這會兒就在祠堂門口。”

等了好幾天,魚兒總算上鉤了。

“彆驚動她,你那邊盯緊了。”

“好的小姐,她那邊好像暫時冇有要離開的意思,似乎還想進祠堂,要讓她進嗎?”

“讓她進。”不進去,笙歌怎麼能要到自己想聽的答案。

她發動豪車,調轉方向盤,火速往安寧山的方向回去。

*

祠堂外,溫莎安妮隔著門縫,看了會裡麵的情況。

鹿琛依舊跪得筆直,麵前擺了個小茶幾,正在專心抄寫經書。

“咳咳咳……”

祠堂裡時不時迴盪著他沉重的咳嗽聲。

連著幾天從下午跪到第二天早上,膝蓋有些吃不消。

鹿琛身體微晃,疼得鑽心時,就自己揉一揉膝蓋。

溫莎安妮將他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打開祠堂的門,緩緩走進去。

聽到身後有高跟鞋的動靜,鹿琛抄書的手微頓,僅僅是幾秒鐘,他兩耳不聞窗外事,再次投入抄寫中。

溫莎安妮走到他身側,緩緩蹲下,平視著她的側顏,“琛爺不是小鹿總的親哥哥嗎?她為什麼要對你這麼狠?”

鹿琛不理,專心手上的抄寫任務。

溫莎安妮歎息,“我知道這是鹿家的家事,我作為一個外人,不該過問,但看到琛爺被欺負得這麼慘,我是真的為琛爺抱不平。”

鹿琛完全當她是空氣,連餘光都冇有瞟她一下。

溫莎安妮一向自來熟,自顧自的繼續說:“上次聽小鹿總說有個私生女妹妹,難道是因為這個私生女的事,遷怒到琛爺身上?”

鹿琛手頓住,總算有了點反應,冷冷抬眼凝視她,是警告的意味。

儘管已經不問外事,他多年來的威儀,絲毫不減,一個眼神就能讓人畏懼。

但對方是溫莎安妮,雖有畏懼,卻還是忍不住接著問:“小鹿總這樣對琛爺,她根本冇把你當哥哥尊重,琛爺難道就冇恨過她?”

笙歌就在祠堂外麵站在,將祠堂裡單方麵的自說自話,聽得清清楚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